admin

2018-10-25

專題10:口頭報告:精彩可期實況錄影

We live in an age when we are all feeling overwhelmed by information. This creates competition for attracting and keeping people’s attention. After years of helping people only with the words in their presentations, the celebrated presentation coach, Roger Ailes
2018-10-25

學生寫作最大問題 「平常都不寫」

學生寫作最大問題 「平常都不寫」 聯合報╱記者王維玲/台北報導 2010/12/26 「寫作是公民的基本表達能力,但是台灣學生在這部分卻有很大的空白」,台大寫作教學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蔡柏盈指出,台灣大學生及研究生缺乏寫作練習,閱讀量也偏少,鼓勵學生多讀多寫,再由老師修改建議,才能提升寫作能力。 蔡柏盈在台大寫作教學中心每學期都會開設研究生學術寫作課,最近並出版「從段落到篇章:學術寫作析論技巧」一書。 她說,現在學生寫作的最大問題在於「平常根本沒在寫」,台灣的寫作教學在國高中到大學這個階段出現很大的斷層,國高中學生還需要練習作文,但是進大學後,學生缺乏寫作練習。 除了缺乏練習,蔡柏盈還指出學生「閱讀量偏少」,大部分學生平常也較少閱讀議論性強、較具重量的文章,所以在寫作時,可以運用的詞彙、知識不足,使得文章讀起來非常薄弱。 她舉例「哈佛的學生一進大學,就會上二年的寫作課」,很多學生上了英文寫作課後,才發現寫作是一門「技藝」,卻也以為,如果要上寫作課,就直接上英文寫作課就好,還可以練習英文。 蔡柏盈表示,不管用哪種語言寫作,都涉及基本的邏輯問題,她在清大任教時,就有英文寫作老師向她反映,台灣學生缺乏邏輯及段落組織的能力,即使英文再好、懂的單字再多,都無法寫好一篇文章。 蔡柏盈說,有些學生一開始連句子都寫不好;也有些學生讀多了英文文章,寫出來的中文非常拗口,讀起來很不通順;還有許多學生喜歡文白夾雜,例如將「的」換成「之」,好像看起來就會比較有學問,這些問題雖然基本,卻常被忽略。 「多讀就會寫是不對的」,蔡柏盈指出,很多老師會叫學生參考某幾篇文章,好像這樣就能寫出同樣水準的作品,「看大聯盟的球賽,就能打出那個水準嗎?」 即使是大聯盟的選手,也需要教練的指導與協助,寫作也需要被身體力行,學生要多寫,再由老師給予修改建議以及指出盲點。
2018-10-25

從本能出發

「找一個解釋」一書中,徐國能的推薦文「從感覺出發」開頭提到現在的學生對「未來」成天憂心忡忡,失去了當學生純粹的快樂,不似過去有如徐志摩筆下「看天、聽鳥、讀書,倦了時到草綿綿處尋夢去」的學生生活。
2018-10-25

開啟學術英文寫作之門

撰寫學術論文是身為研究生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過對於一個非母語人士來說,卻常常遇到許多表達上的困難。往往很多時候,我只知道該怎麼寫,不過卻不知道怎樣才能寫得好、寫得漂亮。而遇到問題的時候,也常常苦無解決之道。很高興台大的寫作教學中心終於成立了
2018-10-25

論文‧寫作‧我

對我而言,寫作是一種表達自我的方式,藉由寫出自己的看法與發現,讓其他人得以產生共鳴或是進一步激盪彼此不同的觀點。然而,寫作最困難的部分永遠在一開始的時候。提筆前,想到接下來的步驟,每一步都讓我充滿著困惑:應該在第一段寫什麼;應不應該在首段就點出主旨;該不該引用別人的意見來強化我的論點?
2018-10-25

論文‧寫作‧我

寫作是一件令人愉快而且充滿成就感的事,在接受寫作訓練之前,我從未有過這種想法。起初我對於寫作的認知是「只要信手拈來就能下筆成文」或是「我手寫我口」這種天真的想法,但是接受了寫作訓練之後就能慢慢體會到若是抱持這種外行的想法是絕對寫不出讓人看得懂的好文章。
2018-10-25

為什麼要學習學術論文寫作?

為什麼要學習學術論文寫作?這個問題就像每個人都會穿衣服,但未必都穿的有吸引力;每個人都會唱歌,但不是都能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每個人都會說話,但不是都能頭頭是道,讓人讚不絕口;而每個人提起筆都能寫,但不是都可以綱舉目張,鞭闢入裡。
2018-10-25

寫作之外

大四開始,系上必修的專題討論讓我有機會閱讀學術期刊文章。一直以來認為,任何寫作應該都是抒發己志的媒介,雄辯的立論也應該要配合情感的烘托,才能既開拓科學視野,同時又發人深省。那時候對於制式的學術寫作風格,感到相當吃不消。懷疑是否所謂象牙高塔上的案牘,都要用如此情感生硬,